张正春 著
2
    宇宙。"因为莎在《哈姆雷特》中,揭示出人的内心世界,故莎士比亚成为描写人类宇宙的大师。禅对自性的认识与艺术家对自我心灵的认识和表现,都离不开对感性世界 的观察和体验,它认为只有用自己获得的直接经验求得等让,才能够“自信、自悟、自到、见大知见”。禅宗对自我心灵认识的信息途径与艺术创作的主体性表现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黑格尔在艺术里讲:“感性的东西是经过心灵化了,而心灵的东西,也借感性化而显现出来”。因此,只有通过心灵而且由心灵的创造活动产生出来,艺术作品才成其为艺术作品。这就说真正的艺术作品必须经过艺术家心灵的创造。这说明了水墨画的写意表现。
    禅的自性,言为心性,但当它与社会人生接触时便发挥出自我意识的能动性。
    中国画讲写意这与中国传统文化是分不开的。“写”有写的笔意、笔痕,蕴藏着画家情绪的主观反映,也就有了笔墨味道。“意”有创意,以至物心神游达到一种“物我两忘”的状态,它意蕴着禅理的契机、是把单调乏味的生活,索然的平凡生命,成为一种艺术的,充满真实内在创造的真理。科学家善谋设,艺术家重于创新,后者知道由分解是不能达到实体的,因此用笔墨画纸颜料来拭图从“无意试”有认同,艺术家的创作便是真挚的,他真真实实的创造了某种东西,他的作品不是任何东西的抄袭,它是因自己而存在的。画一朵花,而没若这朵花是从他的无意试中开放出来,它就是一朵新的花,而不是一个自然物的仿本。这里参入了极深的禅理,在绘画上更能说明这一点。就像郑板桥所言:“胸有成竹,而后胸无成竹。”要的就是那种似而又不似之间的自然,它包揽宇宙之谛理,含蓄着东方神明。是一种现实而又超现实的,所以古人论画有:“意在笔先”之妙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参禅与绘画虚实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创作方法论)
在道家,道教等思想影响下,不仅产生了以自然之道,素朴人性为本体的文学本体论,以素朴人性与自然物性相契合的审美认识论,进而又引申现了崇尚自然、含蓄、冲淡、质朴的审美现象论,并且进一步,在阳刚阴柔两在审美范畴之上确立了“自然”或“素朴”这样一个最高的审美范畴。《庄子》中主张“法天贵真”赞美“天籁”说“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,素朴而天下莫莫能与之争美”,其论美虽然不绝对排斥雕琢,但主张“既雕既琢,复归于朴”的思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) “着境、离境与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
禅宗大师慧能在修炼方法上提出了“于相而离相”,“于念而无念”的观点,既要承认现实生活,参与实际生活,又要从实际生活中超脱出来,也就是修炼入世,精神出世。这与郑板桥画竹写庭园之竹为心中之竹,是一种现实而又超现实的精神升华。在拿元四家之首的黄公望来说,他画的《富春山居图》为其水墨山水之杰作。在富春江寓居创稿前后历经三、四年之久,他画的富春江两岸初秋景色,又非真实的山水之景色。他的山水画,虽然所见多为七十岁以后